カテゴリ:建築MODE( 50 )
直島行05-裝置藝術
a0021980_072566.jpg
在Benesse House周圍有八座戶外裝置藝術,除了草間彌生的定番大南瓜與蔡國強的文化大混浴之外,最令人驚喜的是Jennifer Bartlett以瀨戶內海海岸為背景創作的黃與黑小船,在Benesse House一樓也有同樣的作品,沒想到騎著單車往地中美術館的路上,一比一的黃色與黑色小船還真的出現在海灘上,超酷!
[PR]
by toughkyo | 2006-03-05 00:10 | 建築MODE
直島行04-護王神社
a0021980_21235280.jpg
登上長長的石梯之後終於抵達位於台地上的護王神社。這也是Art House Project的系列作品之一,由知名攝影家杉本博司增改建的藝術作品,是座極具神秘感的神社。神社前如冰塊堆疊的階梯相當搶眼,階梯的材料據說是光學玻璃,遠遠看起來像冰塊,彷彿比空氣還要透明。
厲害的是神社下方還存在著一處密室,通往地下密室的隧道只容一人通過,拿著解說員給的小手電筒忐忑探入。堙暗的密室上方,降注了一小束神秘的光線,原來,地面上的冰塊階梯一直延續到地下,漫著一股謎樣的氣氛。轉身看洞口也是一道強烈的光圈,走出隧道之後,映入眼簾的是澎湃的瀨戶內海風景。
透過玻璃階梯,地上與地下連結成一個世界,隧道象徵了過去與現代。而光線則扮演了提示時間的角色。
a0021980_21385768.jpg

[PR]
by toughkyo | 2006-03-04 21:51 | 建築MODE
直島行03-南寺
a0021980_8295581.jpg
明治時代在直島上的確有過名為南寺的一座寺廟存在,但幾乎殘跡無存。1998年的Art House Project計畫,安藤忠雄在舊基地上重新建造了一座南寺。新的南寺完全不富宗教功能,外觀非常的簡肅,四周的牆面被茶黑的杉板包圍,建築的尺度不像寺院也不像家,極暗的內部展示了James Turrell的作品「Backside of the Moon」。
沿著木質壁面與石板鋪面繞了建築半圈,才抵達位於建築的背面的入口。基地與建築並非平行,因此視線可以聚焦在步道的終點,作為入口處端景的一小段土璧,據說就是舊的寺院唯一的記憶殘壁。
在解說員的指示與帶領下,順著牆面慢慢移動,然後在伸手不見無指的漆黑空間裡觸到長椅坐下來。真的什麼都看不到,黑暗到根本沒有睜開眼睛的必要。但是又很期待是否誠如解說員所敘述的那樣,”10分鐘左右等眼睛習慣了黑暗,你會看到東西”。
到底是什麼東西很吊人胃口…總之就乖乖的坐下來等候。5分鐘過後,眼前的一片烏七嗎黑開始產生了一點變化,正前方有塊如長方形電影螢幕般的微弱光芒慢慢浮現,顯得非常之遙遠且不確定那是光線或是色彩。最後眼睛真的適應了這黑暗的空間,不用摸牆就可以順利走出戶外。
南寺可說是為了藝術作品蓋的建築,也可說是為了建築所設計的藝術作品。簡而言之,這是一場光明與黑暗對峙的超酷視覺體驗。
[PR]
by toughkyo | 2006-03-04 08:31 | 建築MODE
直島行02-角屋
a0021980_503715.jpg
這座家屋大概有200年歷史,是直島上屬一屬二的大房子之一。家屋的外觀是傳統的石灰白牆跟燒板(刷過黑炭的杉木)的組合,內部的空間則由現代藝術家宮島達男帶領著村莊居民共同參加創作完成。
閃爍的數字與持續的變化是宮島達男作品的特徵。在角屋裡面他嘗試了三種創作。在靜謐的茶室空間裡,掛了一幅搶眼的紅色壓克力數字版; 方形的客廳裡拿掉塌塌米,作了一個淺池,水面漂浮著滿滿的紅、綠、黃三色的數字型燈泡(兩極真空管); 對外的窗鑲上了數字顯示器,變化的節奏明快且無法預測。
a0021980_504963.jpg
數位數字像繁星,像氣泡,像螢火蟲的閃爍。”一直在變,一直在動”的狀況相當的引人注目,而且會期待下一組可能變出什麼樣的數字組合來,觀賞者被變化的數字吸引,而相對的觀賞者身處的空間與時間反而變成一種停滯的狀態。(這很抽象我解釋的不太好) 噢,總之看著數字彷彿馬錶倒數,只會心驚時間不等人,震撼哪。
[PR]
by toughkyo | 2006-03-03 20:01 | 建築MODE
直島行01-地中美術館
安藤忠雄與三位藝術家格鬥到最後,才迸發出的明闇地下迷宮,這就是沒有立面的地中美術館。
a0021980_1264856.jpg
美國藝術家Walter De Maria,以Time/Timeless/No Time為主題,經過嚴密的尺度計算後,在空間裡面置入直徑2.2公尺的黑色圓形球體與27支金色的柱體。上方的東西向長形天窗灑下的自然光彷若日晷,一天24小時流劃過整個空間,光線的位移軌道也會隨著季節不同改變位置。於是光線與時間,促使空間的表情隨時變化,人在空間中的隨著高度移動視覺也會改變,這些變化的線索都映照在中央的黑色球體花崗岩。

另外以玩光線出名的藝術家James Turrell,提供了他的三個代表作「Open Sky」「Open Field」「Afrum, Pale Blue」利用各種光線的投影,可以觀賞直島上空流動的雲,或是從黃昏過渡到黑夜時天空的細膩變化,企圖用光線去感知時間,觀測自然。
最後是被溫柔飄搖的自然光所包覆的「睡蓮」之室。四面牆掛了五幅莫內晚年的睡蓮系列,天窗呈金字塔狀,全白的壁面塗上了較為rough的漆,讓光線的反射顯得更為細膩。最特別是地板的2*2大理石馬賽克磚,使用了白,灰,粉紅,透過相近色的tone巧妙的排列組合,鋪面仿如的被風吹縐的池水栩栩如生。

三位藝術家的作品各據美術館的一方,彼此之間的串聯,由安藤的正三角形石庭登場。一開始正三角形就顛覆了傳統日式庭園的規矩,甚至庭園的四周被加上了13公尺的混凝土高牆,中央鋪上黃灰色調的大亂石,再用大量的碎石作為牆與地的收邊。
走在四周的傾斜坡道,看不到天看不到地,只有光線從被銳利劃開的牆面緩緩滲出,既明又暗,可以深刻的確定自己身處地下。
庭園的構造看起來是如此的不尋常,但是沿著坡道走到底,面對庭園的開口是一個小小的洞,混凝土高牆大膽的切過天空,光影筆直毫不出錯的打在牆面與地面,頓時明白,這座驚人的三角石庭不只是安藤口中的日本感性,還是一場與地面截然不同的,立體的,光的實驗。
a0021980_1265886.jpg

果真日本待越久就會越孬,美術館人員說館內不能拍照且手機要關機,我就真的一點都不敢逾矩,明明四下無人,好幾次都有偷拍的機會,但還是忍下來不敢出手。最後在靠海的餐廳啃著昂貴的義大利鴨腿餐時越想越不甘心 (小娘我花了五小時舟船勞頓才抵達這裡….) ,於是趁著點餐櫃檯擁擠的時候迅速搶拍一張以茲紀念。

地中美術館
Benesse House
[PR]
by toughkyo | 2006-03-02 22:26 | 建築MODE
NAOSIMA
a0021980_120049.jpgせっかくの直島旅行。
大雨!さすが雨女タフ。
壞到不行的狂風暴雨天氣,仍然義無反顧地去了一趟直島。才不是為了安藤,只是身心非常渴望旅行而已。客船緩緩滑進瀨戶內海,船身婆娑游刃於密集的島群之間,樹林茂密的小島,黃土禿頂的小島,都得以近距離的鑑賞瀨戶內海的風貌。
直島過去靠著海運,鹽業,礦業營生,面積不大,環島公路一周約有16公里。北邊為煉銅業的大型工業區,中央是一般居民的村落與公共設施,南邊才是那鼎鼎大名的美術館與公園聚集區。
1988年,福武書店集團買下了大筆的土地,強調自然與藝術共生的直島文化村構想正式起步,1992年Benesse House本館開幕,1995年增建了住宿專用的oval館,1998-9年一些藝術家改裝了島內一些古老的家屋,與作品結合作為恆久的展示,2004年地中美術館開幕,今年5月在海濱地區,還會有名為「公園」與「海灘」的兩棟新的民宿落成 (據說是安藤難得嘗試的木造建築)。
[PR]
by toughkyo | 2006-03-01 23:19 | 建築MODE
時光機場。九州國立博物館
a0021980_2035655.jpg
跟miho美術館一樣,九州國立博物館的入口是個平凡不起眼的小山洞,走進去之後乘上角度太激烈的手扶梯,再接上光影變化萬千的輸送帶隧道,像是要開始一場時光旅行,很有科技感的接近博物館的空間經驗。
走出隧道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超大藍色玻璃量體,長寬為160m*80m的巨大蒲鉾形狀(注),高度相當於十層樓,超大的跨距只靠中央兩支柱子來支撐。外觀側壁採用最流行的雙層玻璃帷幕,內部的屋頂構造看起來卻像是被竹籠編織的大帆船籠罩,大概是想表現古代九州的原味,但是材料的大膽拼湊卻顯得有點不搭調,使得室內空間整個暗了下來,這是挺可惜之處。
建築設計由菊竹清訓久米設計聯合擔任。菊竹認為當今的博物館應該是從静態轉變成動態的設施。博物館不只是一座巨大的聚寶盆,必須是讓人容易靠近,充滿許多開放空間的。
a0021980_2061124.jpg
中央大廳被全部挑空,三四樓的展示空間往內退縮,因此中央大廳的空間性格被強烈的突顯,成為博物館中最重要且最引人注目的空間。往展示室的動線被整合在側面,透過透明的手扶梯連結各個樓層,除了展示室以外,曲面屋頂下所有的空間都是開放流通的。
博物館計畫在未來引進接待型機器人在大廳為人服務,另外在大廳可以蒐集許多資料決定看哪個展覽,螢幕上會顯示每個展覽室的擁擠狀況。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全到大廳來與民眾面對面,幫學生講解或是解決資料蒐集的各種疑難雜症。
整體的空間安排說它是一座時光機場也不為過。寄行李,搭機等繁雜手續都在一樓的櫃檯完成,然後拿了票輕鬆的登上手扶梯,去看喜歡的展覽(一場回溯各種歷史年代的精神飛行),飽足之後再回到一樓,領了行李,買點紀念品,鑽出山洞離去。

注:[蒲鉾]日式魚板,類似圓筒被橫切一段,中央呈弓形突起

九州国立博物館 (2005年10月16日開館)
a0021980_20144068.jpg

[PR]
by toughkyo | 2005-12-26 20:01 | 建築MODE
Big heart izumo
a0021980_23374168.jpg出雲車站後方有一座科技跟建築結合的新複合型文化設施Big heart izumo,落成於2000年。
Big heart izumo最大的特徵,是它裝置了隨著外在環境變化,會呼吸會動的百葉窗。百葉窗的開閉配合玻璃的角度分五階段,並非所有的窗戶一起搧動,而藉由七八個群組感應器,分別接收了外在的氣溫、溼度、雨量、風速等各種物理條件,再透過電腦中央管控,等某一條件的變化劇烈時百葉窗才會姍姍擺動。不過擺動也不只是為了噱頭,譬如風速太大或是陽光太列的時候,百葉窗的角度會受到電腦控制傾斜到較小的位置,以維持室內的舒適度。

More...
[PR]
by toughkyo | 2005-09-07 00:02 | 建築MODE
大社文化place
a0021980_3334716.jpg最近忙著論文及學會發表,導致暑假的旅行報告積欠太多,趁著強烈颱風來襲,購足了糧食這幾天可以乖乖躲在家奮力的blogging一下。這回主要拜訪的地方通稱為山陰,位於日本本州南部,面臨日本海的幾個縣市。
1993年指名競圖被選上的伊東豊雄事務所的圓形戶外劇場案,經過七年的折磨,包括新町長上任的政治角力,地方的干涉等原因(好一點的說法是市民參與共同設計社區新點子之類的),本來只想興建一座適合阿國歌舞伎表演的好劇場,最後完成的建築物已經跟原本的競圖案大相逕庭。
在各方勢力拉扯之下,最後誕生的建築物機能很豐富,包括了一個大演藝廳,一個多功能小劇場,一個半戶外階梯表演空間,以及一個藏書十萬冊的圖書館。這四個空間被一個更巨大的曲面屋頂所覆蓋,空間跟空間之間動線很並不長,但是這些寬敞的過渡空間透過一些簡單家具的擺設,又轉型成新的可供自由使用的休憩性區域。
總之這種「可選擇的動線」與「門戶全開」幾乎是近年公共建築的主流,參觀者不會被強迫進入他們沒興趣的空間,一切都是良性誘導,自由心證。

More....
[PR]
by toughkyo | 2005-09-05 20:42 | 建築MODE
鐵腕小金剛之Ceramics park MINO
a0021980_137318.jpg
岐阜縣西部知名的美濃燒,擁有千餘年的陶磁器歷史,2002年,以聚集全世界近代陶藝文化為目標的主題公園在多治見市開幕。腹地廣大的主題公園同時還包括了美術館,會議室,演講廳,工作室,陶藝教室等多樣化的複合設施。
基地其實相當的險峻,建築被架在ㄧ座丘陵地的兩落山谷之間,若是過去的營建方式大概會找來大怪手把山谷填成平地再大興土木,但重視自然環境的調和已是時代的主流與必然趨勢,因此整體建築群都採懸吊手法,避免開挖土地,保留了大自然原本的稜線與面貌,也保護了基地區內稀有的木蘭科植物。
主題公園的入口首先會徒步通過ㄧ座比例非常扁平的隧道橋,天花埋嵌的破碎陶片感覺有點不搭(可能是業主的要求無法拒絕ㄅ),涼爽夏風吹得陶鈴聲叱吒嘎響,隧道的終點龐大的建築群才映入眼簾,外部空間則充分利用了地形的高低差形成各種設施。
a0021980_1374075.jpg
美術館的主要展示室被配置在建築物的最高層,對於珍貴的陶藝作品而言,防震問題是非常重要的考量之一。建築師磯崎新在此嘗試了劃時代的最新防震工法,應用了鐘擺原理,從建築量體中央的天花下吊三十二支鋼臂來承吊主要展示室與收藏室。感應到地震的時候,整座展示室就會像鐘擺一樣進行簡諧運動,慢慢地把能量釋放。即使周圍其他建築量體搖晃的再如此劇烈,被懸吊的主要展示室與收藏室仍可維持在定點上將地震的影響降至最低。
可能設施太多太豐富,導致整體建築群實際看來並沒有美術館簡介上建築師畫的SKETCH美,所以千里迢迢跑到那邊會有點握拳小失望。磯崎新還在建築模型的說明上很浪漫的寫著:【概念是參考京都清水寺舞台的。】

セラミックパーク 岐阜県現代陶芸美術館MINO
[PR]
by toughkyo | 2005-07-03 01:40 | 建築M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