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 02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jean noveal建築展。把建築變不見。
a0021980_20545443.jpg從巴黎龐畢度中心起跑的jean noveal建築展,繞過了大半個歐洲,飛到日本。去年底在東京佳評如潮的jean noveal建築展這回總算登陸關西。
法國建築家jean noveal。
他常使用玻璃等高度透明性的素材,建築彷彿受到周圍環境的浸透,時間與位置的相異¬而增殖了多様的image。
有時候是「映像的建築」、有時候是「消失的建築」。
---「建築是概念的創作品」「建築是不動的構造,也就是說從「物質」的門檻裡獲得解放。」……果然大師的話不是普通人可以輕易理解的阿。
從明靜的展覽室的入口進到了會場,立刻氣氛一轉,變成薄暗的空間。大型的幻燈機以一定的節奏變換映像,下方的牆面則是佈滿了4cm×5cm的小照片在黑暗中綻放光芒。jean noveal所有的作品,融化在青空裡的,被夕陽染紅的。在不同季節、不同角度、不同時間拍攝的照片,表現出豐富多彩的建築表情。
下一個空間依然是在薄暗中,藉著特殊的投影產生微弱的光線,作品繞著牆壁排列企圖營造出一個幻想的空間,這個地方展示著許多無法付諸實現的作品。(的確這些作品是屬於高瘋狂度的)東京台場的美術館案,西班牙巴塞隆納的旅館等等。
展覽的重頭戲在最後部份,從地板到天花35公尺的超長大螢幕牆。巴黎的卡蒂埃財團、阿拉伯世界研究所、柏林的百貨公司、瑞士的文化會議中心以及南特裁判所等知名作品,隨著十多架幻燈機的變化節奏,以及在現場所錄得的風聲、人生、車聲、一頁一頁在眼前唰的奔放開來,彷彿這些建築真的一比一的站在你面前伸手可及。空氣與陽光浸婪建築的樣子,樹木搖曳與雲朵的巨影,都烙印在noveal建築的皮膚上。
展覽會不只欣賞了他的作品,展場的展示方法也是noveal式建築所信仰的空氣感的實踐。
[PR]
by toughkyo | 2004-02-28 20:55 | 特写EVENT
大阪港。天保山
a0021980_20565080.jpg在1994年,三多利公司創業90周年紀念,委託出身於大阪的安藤忠雄設計三多利美術館。
美術館由一個倒圓錐形鼓狀量體嵌著另一個臨海的長方體組成,從空中看應該很像巨大的積木玩具。內部的空間組織頗為簡單,大型的展覽空間,巨大的3D電影院,與餐廳賣店。
展覽館典藏了一萬五千多幅印象派後期的法國畫家勞特累克、捷克畫家慕夏、法國海報大師卡香朵等人的作品。西側用H型剛交織成格子狀的大型玻璃帷幕立面,面對著船隻三三兩兩回港的景色,據說是整個大阪港區欣賞夕陽的最佳地點,也彷彿跟jean noveal的南特裁判所有異曲同工之妙。
另外,在構造上也有令人激賞之處。3D電影院的巨大球狀建築體,是用預鑄的正三角錐形RC塊一一組裝而成,RC塊被那麼精準的切割與組合,外觀看起來還真像是紙板模型,感覺非常的不真實,一般而言,DOME型的建築通常是使用薄殼或膜狀構造,用混凝土搞dome這樣瘋狂的做法,大概也只有RC大師安藤辦得到吧~
[PR]
by toughkyo | 2004-02-27 20:56 | 建築MODE
你會蓋動物園嗎
a0021980_2059575.jpg貓熊。大象。長頸鹿。駱駝。河馬。企鵝。老虎・・・集結了棲息地與種類各異的許多生物的動物園,是誰都想去一次的地方吧!?探溯動物園的歴史,可能的起源大概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為了展示稀奇的動物,以小朋友為主要對象建造了休閒園區,起初只是把動物關在柵欄裡,漸漸的才轉變成以動物原本的生態環境重現的展示方式。為動物設計安全既舒適的園舍,考慮機能性質的配置,以及從飼育立場來規劃的動線等等。不斷在進化的動物園設計,終於也辦起了屬於動物園的設計展。
建材設備大廠INAX在大阪地區有個展示空間,不定期會舉辦藝術展覽。此回的展覽以日本最資深的東京上野動物園為主角,以模型跟照片展出其空間、裝置、道具、等,充分展現了站在動物立場的設計精神。
貓熊的園舍,象的園舍,動物園的白天,襯托動物們可愛姿態的背景舞台,其實都是藉著相當逼真的擬岩跟擬木來構成動物們習慣的生態景緻。動物園關門之後,動物們循著密道回到舞台幕後,一般遊客看不到的舞台背面,也就是動物們晚上歇息的場所(大象的房間果然超大尺度,幫大象剪指甲的鉗子也是特大號),有著各式各樣的裝置來服侍這些動物貴賓。
還好,沒有被問過:你會不會蓋動物園?這樣的問題,不然一定當場攤手傻笑。不知道有沒有哪所建築系願意教學生蓋動物園,可能連師資都很渺茫,誰叫動物園通常一蓋就可以撐個一兩百年……..,如果哪個建築師在生命中有機會去建造動物園,那一定是擁有著能看到哈雷彗星一樣的幸運吧!
[PR]
by toughkyo | 2004-02-25 21:10 | 建築MODE
印度洋上的真珠(Sri Lanka)
a0021980_2142692.jpg這學期研究室來了一位客座研究員,他是斯里蘭卡的建築師,擁有六十餘人規模的事務所,他很不喜歡被人家誤認成印度人,這一點我相當感同身受。以錫蘭紅茶聞名全球的斯里蘭卡,因為地理位置上的相近,常被誤以為是印度的一部分,然而,多民族、多語言、多宗教的斯里蘭卡其實是一個擁有九座世界遺產的獨立國家,是個充滿歷史光輝的島國。
大約在2500年前,來自北印度的僧伽羅人移民至錫蘭島建立了僧伽羅王朝。之後,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派王子來錫蘭島弘揚佛教,受到當地國王的歡迎,從此僧伽羅人摒棄婆羅門教而改信佛教。
於是國王在錫蘭島北部的平原,安努拿達普拉(Anuradhapura)開始打造佛教都市。以高度達一百公尺的大佛塔為中心,建造了三十多座寺院。佛塔的內部據說還珍藏著釋迦的佛骨。
十六世紀之後,陸續被葡萄牙和荷蘭人統治,十八世紀末成為英國殖民地。1948年2月獲得獨立。
斯里蘭卡的民族構成分僧伽羅族占八成,坦米爾族一成,摩爾族0.8%,其他0.6%。居民們信奉佛教、印度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僧伽羅語、坦米爾語同爲民族語言,上層社會通用英語。多民族的組合難免也有因種族或宗教信仰問題造成的糾紛產生內亂與政治紛爭,不過,卻沒有斯里蘭卡人會說自己是印度人。
即使他們跟印度有移民關係的脈絡,有相近的文化精神,卻有不同的歷史經驗與生活累積。就這點而言,斯里蘭卡人就夠帥氣了。
相信台灣。一路往前。320。
[PR]
by toughkyo | 2004-02-01 21:03 | 海外FOCUS